蝎尾

©蝎尾
Powered by LOFTER
 

爱与欲望的每一天 02

*ABO,柱斑

*怕被老福特屏蔽用长微博了……








02

轿车还没停稳车门就被从里边推开,金发的男人从车上跳下来一脸焦急地四下张望,他同一辆车上的另一个灰白头发的男人和后到的车里的人才从轿车里边鱼贯而出。“水门,你冷静点!别冲在前面——”

一头耀眼金发的男人全然不顾劝阻,在空荡荡没半个人影的街区四处转悠急切地寻找着什么。千手扉间见他不听劝一脸无奈地挥了挥手,身边的人立即散开在空荡的街巷里开始查看。黑色长发直顺地垂在宽大的肩背上的男人动作有些缓慢地从轿车里最后一个出来,他还专心致志地盯着手机,屏幕上是短信息的内容,陌生号码没有显示联系人名称,上边只有一句简短的话,“这次我赢了”。这时候急不可耐的波风水门已经开始大喊起来,声音回荡在空无一物的建筑物之间。

“鸣人!鸣人!!”

千手扉间冷静地检查了半天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千手柱间摇摇头,把手里的手机放到他的风衣口袋里,接着他就抬头看向了还没施工完成只是个毛坯房的建筑的楼上。楼层的中间说高不高的地方还只是个大洞的窗户上坐了个人,一条腿踩在窗户边框上一条腿乱摆,心无旁骛地玩着手机的他终于把手机按灭收了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下边的人。千手扉间和其他人一起跟着看过去,他就看到宇智波泉奈靠在一扇门边上,手里端着个游戏机一心一意地按个不停,脸颊一鼓一鼓,不一会从嘴里吐出个口香糖泡泡来。在宇智波斑把手机收到裤子口袋里的同时,千手柱间大衣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又掏出来看了看,短信写着“那小子是宇智波的了,老地方见”。

“宇智波家的斑先生,”波风水门跑到半成品房下边仰着头对那边的当家人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我家的鸣人给您添麻烦了,请问他……”

宇智波斑从窗户上站起来拍了拍西装裤上的灰尘:“没带来。”

“……”千手扉间一脸不想理这个神经病,“斑,你什么意思!不是说谈判吗!鸣人呢!”

宇智波斑一脸头一次听说的表情:“谁要跟你们谈判?那小狐狸搞了我家的人,那他就是宇智波的人了,我来知会你们一声。”

不讲道理毫无王法,千手扉间一脸对他深恶痛绝的样子,波风水门显得很着急,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十分有礼貌地低姿态地跟对方讨价还价:“请您等下,就算是要入赘也要问他父母的意见……”

“……不是这个问题吧。”

宇智波泉奈手指飞快地摁着游戏机的按钮时突然手指一抖,game over,他难得地皱了皱眉头把吹出来的泡泡一下咬破。“哥,我能动手吗。”宇智波斑耸了耸肩还没表态,他的宝贝弟弟已经从胸口掏出枪上了膛指着底下的人就扣了扳机。

 

 

所以说千手扉间一直坚持宇智波家的人都是神经病,从四周空空荡荡的建筑物里出现了更多穿着西装的宇智波的人,两边迅速打作一团。千手扉间看见还在嚼口香糖一边一刻不停地朝旁边的人开枪的宇智波泉奈,就算他们本来就世代交恶,他也是这一代宇智波里仇恨千手组的典型代表,他顶着那张娃娃脸连开好几枪,啪嗒,子弹用完,这时候千手组有人朝他扑过去,他吹着泡泡一个闪身给了那个人颈椎上一记手刀,顺手把倒下去的对方手里的枪顺了过来。千手扉间头疼地皱着眉头向宇智波泉奈径直奔去,这人还是老样子,长了一张欺骗大众的脸,明明跟他一样都快四十岁了一点也看不出来,有时候还在开枪的间隙突然对你露出个微笑,那张笑脸真是要多好看有多好看,虽然下一秒他就喜怒无常没有半点手下留情地用枪指着你额头扣下了扳机。尽管千手扉间讨厌所有宇智波,他也觉得这之中宇智波泉奈是最讨厌的。

“……怎么又是你。”

“我还想问你呢。”

特别响亮地咂了咂舌,宇智波泉奈露出了到目前为止最难看的脸色,千手扉间当然也没给他好脸看,相看两厌,宇智波泉奈把手里没子弹了的手枪随手一丢正想去哪摸把新的,千手扉间从胸口又拿出一把抛给他,做出一个十分嫌弃的表情之后,他们同时抬起手瞄准对方。

 

 

宇智波斑一枪崩了一个想趁他专心跟千手柱间交手的时候偷袭的人的脑袋,千手组的组长立即制止想来帮忙的其他人:“你们让开,他不是你们对付得了的!”

枪林弹雨见招拆招,你来我往像跳贴身的舞蹈,旁边的人已经学乖不去参与这两个人好像二人世界一样的固定节目了。尽管千手和宇智波之中都有不少能力出众的α,这两个人也毫无疑问是在他们之中位于顶端的人。互相把对着自己的枪在开枪的一瞬间挡开让子弹射偏,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又凑到了一个很近的距离,他们看了对方一眼,同时扔了手里刚刚打完最后的子弹的枪,斑掏出匕首,被柱间挡在肋骨附近,近身扭打起来。旁边围观的千手组和宇智波组的人不禁鼓起掌:这默契,简直比睡了二十五年的老夫妻还好。

斑抬起腿把柱间往一辆轿车的方向踹过去,却被对方抓住他脚脖子提起来就是一个背摔。宇智波斑没有狼狈地摔到地上,凌空翻了个跟头落在车门边,千手柱间冲他扑过来,斑反应迅速地拉开车门让柱间摔进车里,他自己也跳上车。车里一通翻腾滚打的声响,接着车发动一溜烟开走了。

“……唉等等,我们组长跟你们组长怎么坐一辆车跑了?”

已经蹲在旁边一起吃起零食看打架的几个年轻人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