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尾

©蝎尾
Powered by LOFTER
 

爱与欲望的每一天 03

*ABO,鸣佐,一点柱斑







03

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从他的出生开始。宇智波佐助做了个梦被吓醒,他躺在被铺里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看了好一会,才眯了眯眼睛坐起来,胡乱抓了抓头发。接着他就想起了刚刚的梦,只是几分钟之前的事就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唯独记得把他吓醒的画面,漩涡鸣人抱着长得又像他又像他自己的小孩笑得傻兮兮,另外一只手拉着坐在旁边的他,而他挺着个大肚子。

“…………………………”

被噩梦吓醒起床气是平时的三倍,宇智波佐助黑着一张脸想起漩涡鸣人被关在哪个房里,一掀被子决定即刻去找他算账。

 

 

手脚都被绑着的漩涡鸣人了无生气地在地板上翻滚着,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随即跟着木门被拉开的声响,他装作很拼的样子又在榻榻米上挣扎起来:“放我出——唉?佐……”

大概是因为闷在这里反应变迟钝,这时候鸣人才发现了对方熟悉的信息素和属于Ω的气味。宇智波佐助站在门口一脸鄙夷地往下看着漩涡鸣人,样子好像恨不得抬脚踩死他似的,漩涡鸣人有点不好意思地在地板上挪动着好不容易让自己坐了起来,有些脸红地开口:“那个,佐、佐助……”

“闭嘴,再说杀了你。”

宇智波佐助一肚子恼怒,怎么偏偏是这家伙,他仗着自己刚起床的低气压满脸不爽地打量着因为被绑而衣衫不整、狼狈窝囊的漩涡鸣人,一头天生耀眼的金发却不怎么打理乱糟糟地蓬着,除了被绑在这一身估计也挺贵的不怎么合身的西装也变得皱巴巴的,他脸上还有好些擦伤和淤青,一个黑社会大家族的小少爷看着跟不入流小流氓一样,打架也压根没技巧,谁看得出来他是个天生能力高人一等的α。想到这里佐助无可奈何地皱着眉叹了叹气,说到底不能怪这小子,因为他一直隐藏了自己是Ω的事实,而且因为鸣人一直是个出糗的吊车尾就以为他是个平凡的β,结果发生了这样的……

“佐助,佐助,”见他没反应本来小心翼翼地叫唤着的漩涡鸣人终于大声喊了出来,“佐助!能不能帮我解开啦腿跟手都麻了说,我想上厕所……”

“憋着。“被他一如既往聒噪的声音拉回了思考,佐助一想起自己被这没用的吊车尾标记了就又是一肚子不爽,“拿点绳子绑着你你就老实了?你不是α吗?”

鸣人有些不甘心地扁了扁嘴:“你那个斑大伯还叫人给我打了什么肌肉松弛剂什么的啦我使不上力气,你不知道这么大一根针管……”

“自己解决。”懒得听他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的絮叨,宇智波佐助干脆地转身离开了这间房间,啪当一下关上了门。

“……怎么解决啦!无情!”

 

 

漩涡鸣人跟宇智波佐助小学认识的时候还不知道对方是黑手党家族的人,更不知道对方天生特殊的性别。不过从那时候开始他们两个的关系就算不上太好,起码宇智波佐助没觉得过自己跟一个没脑子又烦人的吊车尾有多好的感情,不管这个一头热的白痴说过多少次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实际上,直到15岁为止宇智波佐助都以为自己跟他亲哥哥一样是个出色的α,从小他并没有α的身份养尊处优而是为了像自己的哥哥一样刻苦努力,在他也以为自己在学校也首屈一指的傲人成绩是因为他天生就高人一等,努力只不过占到了很小的一部分的时候,他和他已经大学毕业的哥哥被父母叫到了面前,知道了改变他人生的事实。

尽管在宇智波家族里,由于当家组长的政策Ω得到的照顾算是十分优待,但这也仍然改变不了Ω在整个种群里的弱势和世俗的偏见眼光。更不要说,如果一个家族里一直被认为是α并被当做下一任当家候选人来期待的尚未成熟的少年,实际上是应该被圈养起来当做繁衍后代的工具的Ω,而这个少年本来也天生不服输,就算家族里的各种议论还没有传开,对于本人来说,这个打击已经十分巨大。

即使因为抑制Ω信息素的药物的巨大副作用宇智波佐助的父母和兄长都反对过他这么做,最终也还是没能阻止骄傲的少年坚持前往研究室去找那个怪人大蛇丸寻求帮助。

 

 

“靠,怎么这样……”听到门被无情关上的声音,漩涡鸣人耷拉着脑袋靠在墙上,他不是耍小聪明想骗宇智波的少爷,胳膊和腿被绑着一夜没松开他连睡都没睡好,这会是真的没知觉了,“这人真是太不可爱了再怎么说我也是……”

嘀咕到这里他吞了吞口水,脸突然有点热。

这真的是个彻底的意外,他发誓自己原来真的没有用奇怪的眼光来看宇智波佐助,对的是他自己不好,他心想,谁让他不说他原来是个Ω还在他们两个打起来的时候第一次发情了嘛,鸣人有点心虚地动了动脚踝,虽然他自己也没说过他是α还是黑道家族的继承人就是了。

漩涡是札幌的大家族,从小都在东京的宇智波佐助不知道他的姓氏的来头也很正常,不过最近不一样了,上高中之后因为父亲的关系一直在东京的鸣人跟父母回札幌本家的时候,听到本家的人说他们要跟东京的千手组合作,而说道千手,谁都知道是跟宇智波代代水火不容的东京另一大家族。

打一开始就知道佐助是那个宇智波家的人,但是真的在跟着大人们第一次出去行动然后在宇智波家族里见到对方的时候,他也跟对方一样一脸吃惊。

“你在这种地方干嘛?傻成那样还不好好上学,学人家当什么黑社会。”

“你还不是一样啦都是辍学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原来他觉得起码他们还是朋友,结果他们真的变成仇人了。

虽然宇智波佐助这个人基本不讨人喜欢,但是,漩涡鸣人忍不住嗓子有点冒烟,明明那个时候不就挺可爱的……金发少年不安分地动了动手脚,忍不住回想起来。

 

 

追逐着偏离主战场一路跑到河边,只有16岁身手尚属粗糙青涩的漩涡鸣人打了好几枪连对方脚边都没够着,有些沮丧地抓起头发来,这时候靠近大桥那边的杂草丛里传来黑发少年的声音:“吊车尾,我站着不动你都打不到我,还千手组的下任当家候选呢,千手看样子就要被我们宇智波……”

“我只不过不习惯用枪而已你少瞧不起我了!”漩涡鸣人被他刺激得一咬牙冲对方跑过去,“看我直接拿拳头揍你这个混小子——”

场面如同一只小猫和一只小狐狸为了抢吃的滚在一起打架,毫无技术含量地只是抱着对方滚在大桥下边的草地里乱挥拳头乱踢腿,宇智波佐助被他弄得又气又恼突然发现这架打得太没水准了,赶紧喊停:“你、起来!什么玩意……”

“哈哈哈你怕了吧!认输了吧!”漩涡鸣人以为他投降,一个翻身把宇智波佐助压到下边想挠他咯吱窝。

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意外。这时的两个人都不知道信息素抑制剂的副作用会在这种时候发作,而宇智波佐助是第一次,通常Ω的发情都是有固定规律并且第一次发情也应该是有预兆的,他却因为服用抑制剂而丝毫没有察觉到,只是突然他太阳穴一阵刺痛,接着头晕目眩,再然后他才闻到了一种奇异的味道。

漩涡鸣人也头一次见到发情的Ω,他甚至不知道对方突然好像很难受地停下了动作,继而本来揪着他领子的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宇智波佐助在发抖,他一脸疑惑地凑下去刚想问他怎么了,就闻到了一种他从没闻到过、却比什么都好闻的味道。

宇智波佐助全身滚烫死死皱着眉头喘息着,头脑一片空白让他都无法思考这是发生了什么,细胞好像沸腾着在叫嚣他听不懂的话,而有什么奇妙的气味在诱惑着他,让他更加晕头转向不能反抗。这时候按着他的人经过难得的沉默,终于出声对他说话。

“佐、佐助……你……”

宇智波佐助几乎窒息,勉强用带着喘息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出口:“你、放……开……”

他没说完,就被一个吻堵住了剩下的话和强烈的气息。

 

 

一个做什么都做得很好还总一脸高高在上关键是女生还都暗恋他的讨厌鬼,怎么会突然看起来有点可爱,不止一点点可爱,散发出的味道比他最喜欢吃的拉面还要诱人,让他瞬间就忍不住想对他做些奇怪的事,舔遍他全身好好品尝他身上这种特别好吃的味道,堵住他老说气人的话的嘴巴让他发出些甜蜜好听的声音,这么美味的东西怎么能让其他人发现,干脆让他变成自己一个人的……

“噢噢噢噢!”

想抓头发却因为手被绑着而失败了,漩涡鸣人满脸通红甩了甩头,想起来还是觉得昨天到底为什么对佐助那家伙做了那种事,而当时自己还心跳得特别快整个人都特别兴奋,按着佐助让对方毫无反抗的力气,佐助那家伙看起来还那么……

啪当,木门又毫无征兆特别干脆地被拉开,鸣人红着脸吓了一跳,就看到门口站着宇智波佐助,皱着眉一脸不乐意。

“呃,佐……”

“就上个厕所,敢乱来我杀了你。”从和式的浴衣里边拿出一把小刀,佐助顶着一张不高兴地脸走过去,跪在他面前给他松绑。

就在漩涡鸣人心想难不成他没有生气他原来还是挺可爱的嘛的时候,宇智波佐助接着又说:“你听好,虽然斑那么说,但我不会同意让你来宇智波家的。……你别以为你…标、记了我我就会认同你了,我也不会当只会乖乖服从你的软弱的Ω的,那只是意外。”

站起身之后给了他一个面无表情的侧脸,宇智波佐助转身向外走。“厕所这边,跟着我别乱走。”

漩涡鸣人愣了一下,不顾麻痹的感觉从手腕和脚踝爬上来,起身拉住了宇智波佐助的手。

 

 

发情的气味是最蛊惑人心又无法抗拒的毒药,漩涡鸣人并不懂什么信息素或者α和Ω相互吸引的自然规律,他只是像动物遵循本能一样,即使宇智波佐助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地抗拒着让他住手,他看着对方不停溢出泪水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模糊了的双眼,变得绯红诱人的脸颊和被他扯开的领口下边遍布鲜红咬痕的脖子和锁骨,皱着眉头无力地反抗他的样子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反倒是带着无助的哭泣的喘息撩在他心上搞得他整个人痒痒的。

这样的眼神,这样可爱的声音,这样好像在邀请着他一般的反应,哪里像是在拒绝。这么肯定地告诉自己,漩涡鸣人咽了咽干渴的喉咙解开裤子,在宇智波佐助有些失神有些恍惚的注视下,抬起他已经发软无力的两条腿一股脑整个顶了进去。

“呜……!不、啊、!”

毫无保留地接受了他、更加像是渴望已久一样跟他缠绵起来了的火热的身体,宇智波佐助只是发出了带着哭腔的喘息声之后歪头用胳膊挡住了自己的表情尽量不再发出奇怪的声音,任由漩涡鸣人抓着他的腿,毫无技巧却激烈地进出他的身体,撞击他的心。

 

 

宇智波佐助回头想问拉住他的人要干嘛,扭头过去还没有说话,就被跟他身高差不多的金发毛头小子吻了个正着。并不是充满了情色意味的吻,他也还是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反应过来一拳揍在漩涡鸣人肚子上,让少年一个踉跄放开了他的嘴唇。

“你想干嘛?!”

“佐助,”捂着自己的肚子揉了两下,因为α天生的身体素质而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鸣人抬起头,蓝色的眼睛在光线不亮的房间里发着光,“就算你愿意我也不会就这样变成你家的人的我说。”

宇智波佐助刚想说话,房间外边的院子上空突然传来巨大的轰鸣,在他分心的这短短的时间里,漩涡鸣人撞坏了通向院子的木门,站在窗边回身对他说。

“就算你觉得是意外我也会负起责任来的我说,然后,”他满是小伤口的脸上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一定会让你变成我们漩涡家的人的,你等着吧!”

“什……”

宇智波佐助傻眼地看着漩涡鸣人说完这些话之后,转身一跳消失在院子里的夜色中。

 

 

站在屋檐下看着宇智波家中庭的院子上空,越升越高的直升飞机上被从绳子上拉上去的漩涡鸣人,和直升机里边熟悉的黑长直,宇智波斑沉默地注视着不说话,直到直升机里那个人突然探出头来向下看他,冲他挥手傻乐着打招呼,接着他上衣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拿出来看到了未知对象的短信,“这次是我赢了,斑”,哼,宇智波的当家人在宅子里开始沸腾起来的吵闹声中笑了一声,默默在心里说柱间你等着。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