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尾

©蝎尾
Powered by LOFTER
 

爱与欲望的每一天 05

*ABO,柱斑,鸣佐,卡带

*下边的剧情应该能猜出来了……







05

千手柱间坐在轿车里看着外边有点发呆,车突然在山脚边的公路旁停下,千手扉间拉开车门上了车,柱间才回过神来问他:“带鸣人过去了?”

千手扉间关上车门让司机继续开。“去了,那位也同意帮忙,就是鸣人那小子非说要给他机会跟佐助道个别。”

看千手扉间一脸不耐地摇头,柱间神情温和:“让他去吧,别这么没人情味啊扉间。”

“谁知道让他们见一面又会发什么事,”扉间皱着眉头,“大哥你总是这样,不要说我没人情味是你太心慈手软,你连对斑都这么仁慈,你说说你下次还要车给他抢了裤子被他弄坏提不上最后被人报警我去小警局接你回来吗?”

“我那不是你问我在哪我找路标呢吗结果好不容易找到个小加油站旁边了被工作人员报了警说我影响社会风气……”柱间咳嗽了一下打断了扉间的发难,装作不经意地转移话题,“我到了警察局你不才找到我了……你还在吃那个药?”

扉间明白他岔开话题一脸不想理他,无奈他清楚自家大哥的脾气,他强硬起来才是最拗不过的那个人。“我不吃怎么出来。”

柱间皱了皱眉头:“那东西不是副作用很大吗,你少吃点……”

“说什么傻话,大哥。”

千手扉间瞥了他一眼,靠着车窗不再说话。柱间无奈地叹了口气,怎么一个两个都这样。

 

 

千手柱间十七岁的时候还不算是一个完全成熟的α,但他作为α天生具备的超出常人的能力已经让他当之无愧地坐实了千手组下一任继承人的位置。即使是当时尚未发育完全的α柱间,也察觉到宇智波斑跟自己不太一样。虽然说每个人天生都是不一样的,同样是α的人就能闻到对方身上相似的气味,如果面前是个Ω就更不用说了。宇智波斑却很奇怪,千手柱间小时候就跟他偷偷成了朋友,后来被父亲发现,他就被父亲警告,对方是宇智波家的α,未来很有可能就是宇智波的下一任组长,是他最大的对手。

千手柱间也一直以为宇智波斑跟自己一样,毕竟从小他几乎都跟自己不相上下,柱间不是个喜欢自夸的人,不过他在千手、在α中都已经是难逢敌手。直到他15岁的时候,对α和Ω之间的事开始一知半解的柱间突然觉得斑有哪里不一样。他不是α,从他身上柱间感觉不到那种同类的气息,可斑又确实跟他一样小小年纪便以能担大任,柱间就有点疑惑,告诉自己可能只是斑能把信息素控制得很好吧。

直到他十七岁那天晚上被斑叫到他们小时候一起玩闹的南贺川河边,他们两个的关系彻底改变了的时候为止。那天千手柱间明白了宇智波斑跟他确实不一样,完全不一样,而他们的这种差异,仿佛是无法抵抗的、上天安排的命运,是让他感叹造化弄人又不禁感谢上苍的命运。

 

 

宇智波斑从车上走下来,手里还在按着手机,宇智波泉奈从另一边开门走下来,像个大小孩似的绕过来从背后抱住斑的肩膀。“哥,听说今天条子那边的便衣也会在这卧底埋伏,我能不能逮两个玩玩?”

斑笑了笑,一看就没听进去地点着头抬起手摸了摸他弟弟稍长的头发揉了两下,泉奈见他玩手机玩得这么专心,身子压上去脑袋往前凑想看斑屏幕上的内容。“你跟谁发短信……”

按下发送键后迅速关掉屏幕亮光,斑一伸手揪着泉奈的低马尾不用力地把他从自己身上拉下来。“谈生意,你注意点这是在外边,像什么话。”

泉奈故意摸着自己的头发一副被弄疼了的样子装可怜:“怎么不能跟哥哥这样他们谁有意见吗站出来跟我说……”

旁边宇智波组的其他人顿时一哆嗦,别看宇智波泉奈对着他哥除了撒娇就是撒娇,对别人可是个铁石心肠的恶魔,斑无奈地摇摇头轻轻拍拍他脑门:“你干脆去标记个Ω得了,不过你这样的标记了Ω估计看起来也跟你是Ω似的……”

没有没有,旁边的人同时默默摇头,组长你想多了二当家可鬼畜了你别担心。

“我才不要,”泉奈皱皱眉头露出一副不乐意的表情,“哥你不也没标记哪个Ω吗,我这样不是挺好的,还是说你不想让我黏着你了?”

一脸无奈地捏了捏他弟弟软软的脸,斑只能用哄小孩的语气迁就他:“你也不能一直这样啊你看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一样不稳重。”

没事没事,旁边的人同时在心里默默想,组长你想多了二当家只有在你面前那样而已。

这时候最后到的一辆车上,宇智波鼬先下了车,另一边车门打开之后宇智波佐助从里边走出来,人群里立即出现了低声的议论;斑眯了眯眼睛,揉了一把泉奈的脑袋之后朝宇智波的少年走过去,议论声也在他威压的眼神之下渐渐消失。经过一个跟其他人一样一身黑西装、身高一米七到一米八中间左右的样子的人旁边,斑突然眯眯眼睛停下来,侧眼瞅了瞅对方脸上的绷带。“你有点面生啊,脸怎么了?”

右半边脸都包着绷带头上还戴了顶帽子,乍一看几乎就看不到长相的这个年轻人张嘴有点支支吾吾,显然是因为绷带遮了他大半张嘴。“我是支家那边新加入的,脸是上次行动受的伤……”

斑盯了他一会,对方似乎很紧张,感觉得出他虽然站得直直的可身体都僵硬了,接着宇智波的当家想了想,好像最近是有几个年轻的刚加入进来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受伤就别跟出来了,回去让带你的人给你弄点药。”

“谢谢组长。”年轻人连忙低头道谢。

斑看了眼面前灯火通明流光溢彩的大厦,大门前人来人往穿得光鲜亮丽,他笑了一下抬起手做了个手势。“有酒喝酒,有烟抽烟,有钱赌钱,有人嫖人,都进去,今晚我请客。”

 

 

千手柱间在电梯里感觉到上衣口袋的手机震了几下,拿出来看了看,一脸无奈地叹口气摇了摇头。旁边千手扉间见他哥看完短信的表情,好奇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柱间一脸头疼,“今晚的交易要小心。”

电梯停在对顶上几层楼,经过走廊来到了宽敞的宴会厅,里边是热闹的拍卖会。

 

 

宇智波家的组长副组长一众干部在电梯停在大厦中上层的赌场时,其他人都出了电梯之后,继续坐电梯上最顶几层。宇智波带土跟着大群人下了电梯进到赌场,在看到斑和其他人在电梯关闭之后继续上楼后,默默走到没人注意的角落之后偷偷站在一根柱子边上,把包了他半张脸搞得他差点憋死的绷带给解开了。从柱子背后探头出来瞅了瞅赌场的人山人海和昏暗的灯光,这下应该不会被谁认出来了吧,他想,被穿不习惯的西装弄得透不过气来于是他又拉了拉领带解开了两颗衬衫扣子,他这是头一次出门,刚刚被斑差点发现的时候他背都吓直了,幸亏他偷偷从斑的柜子里拿了抑制剂给自己吃了两片,好歹没露馅。他东张西望地看了半天赌场里搂着情妇的有钱人们,利欲熏心的各种声音,突然觉得出来好像也没什么意思,接着他又想有没有意思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向斑证明他也能像其他人一样出来行动,没理由把他像那些无能的Ω一样关在房子里。

突然被旁边端着盘子的侍应生碰了一下,带土一惊一乍地回过头,对方一头银色的头发在灯不亮的地方也很显眼,更别说戴了口罩的脸和脸上隐约能看到的一道疤痕。

“呃,先生您没事吧?”

宇智波带土有点慌张地往后退了两步,对方比他还高那么一点点,估计在一米八往上,穿着服务生的马甲身材显得颀长,两条腿简直让人羡慕。他愣了一下,突然察觉自己这反应显得太让人怀疑了,于是装出一副黑社会的样子咳嗽两声一脸不高兴:“不长眼睛吗你找死啊。”

“……呃,不好意思。”

一伸手从对方的盘子里拿了一杯酒,宇智波带土一边故作凶狠地表示这次原谅你下次别让我碰见你,一边在服务生莫名其妙无奈的注视下走开了。

 

 

“好巧啊,又见面了。”

宇智波斑笑得不怀好意手插着裤兜走下台阶,冲千手柱间的裤子比了个手势,暗示那天他把他裤子弄坏让千手组组长出丑的事,搞得柱间顿时一脸尴尬,宇智波泉奈刚刚还在东张西望一脸好奇宝宝,一看见千手扉间他突然就冲对方绽放了个灿烂的笑容,接着冲他笑容灿烂地比了个中指。千手组当家两兄弟一脸吃瘪,宇智波在挑衅这方面简直是天生的高手,要不这么能作,一作就往死里作。

看着宇智波几个大人物狂霸酷拽地走下来也坐到拍卖会席位上,扉间黑着一张脸胃疼地问:“大哥你是不是知道他们会来搅局了。”

柱间头疼地揉着太阳穴,只好点点头:“没看见佐助,鸣人呢?”

“楼下玩,交代过不让他喝酒了,有人盯着不会出事。“扉间看着坐在前排的宇智波,泉奈好像感觉到视线一样又转身过来笑着冲他比了个拇指向下的手势,就是不把你弄死也要把你气死,千手扉间突然觉得头都有点晕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