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尾

©蝎尾
Powered by LOFTER
 

爱与欲望的每一天 09

*ABO,鸣佐,柱斑,卡带,泉扉

*泉扉专场

*我想大家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09

宇智波斑从众多紧急逃生口中之一爬楼梯下到供电运转正常、人群骚动的高层后,一边走一边整理了自己刚刚弄乱的西装正了正衬衣领子,后背和肋骨有痛感估计有淤血,拍卖场爆炸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会场所以没有大伤,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擦了擦嘴角,血已经半凝固不知道是不是能让他看起来像被人打了一拳而不是啃了一口,他按了电梯若无其事地站在门边想起刚刚看见的叫漩涡水户的女人和千手柱间见到那个女人的时候的表情,不自觉地哼了一声。电梯上显示的数字停了下来,厚重的门随之打开,里边的有两个人,其中一个被打横抱着昏迷失去意识,抱着他的那个穿着工作服的人看见门打开之后外边站的宇智波斑吓了一跳,斑一脸无所谓地看了看抱着宇智波带土的旗木卡卡西,手插进裤兜里走进电梯,没有表现出一点该有的惊讶。

旗木卡卡西紧张得大气不敢出,虽然他还抱着个跟他个子差不了多少的男人站得还很直,背上已经开始淌冷汗。宇智波斑颇有趣味地打量了他一会,突然开口。

“你标记他了?”

“……没,”瘦高的银发男人有些僵硬地回答,“没有。”

宇智波斑眯着眼睛闻了闻味道,立刻明白过来,临时标记,他有些吃惊地仔细看了看旗木卡卡西,手指有些打颤头上开始滴汗,脸色也发白,一个α面对一个发情的Ω能忍住自己的本能是一件十分痛苦也非常值得赞许的事,斑插着裤兜歪了歪头看着这两个人,一言不发直到电梯下到一楼,心想这兔崽子和这个条子卧底还挺有意思。

 

 

宇智波泉奈被千手扉间一把推开好几步,对方站不稳踉跄地跌回地上一滩积水里又是一阵咳嗽,泉奈被推开的力气其实不大,他是因为惊讶才没反应过来,千手扉间跌坐在坍塌的水管边上捂着腹部痛苦地咳嗽了几声,才用沙哑的声音开口说话。

“……虽然被你知道是最糟糕的事了……不过既然你已经、明白了……还不快、滚……”

宇智波泉奈被他这么一说立即头脑清醒了起来,他观察了一下发现对方并没有发情,他的这种痛苦的样子不是来自于发情的折磨,除了刚刚靠得他很近的时候他也没有感觉到太明显的Ω的信息素,泉奈立刻想起那个古怪的底下科学家那里的信息素抑制剂,以及对方那时候告诉他长期服用会产生的副作用。泉奈脑筋转了一圈,突然笑出一声。

“你说什么?”他一脸轻松地又走到了千手扉间跟前,“你现在的样子这么跟我说话好吗?”

泉奈蹲下来抓着扉间的头发强行把他拉起来让他抬头,扉间因为他的动作带来的疼痛露出了不自在的表情,不过显然揪扯头发的痛感远不及他身体其他地方现在的痛苦感受,相比之下他脸上更多的是震惊的神情。泉奈突然露出了笑容。

“我为什么要滚?”

“你、”扉间一边喘气一边惊悚地看着他露出的几乎可以用灿烂来形容的笑容,“你想干什么?”

泉奈知道他的老对手也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他从来比任何人都想置千手扉间于死地,不管用什么手段,泉奈笑眯眯地单手把自己的皮带灵活地解开抽出来,在扉间开始挣动起来的时候迅速抓住他的胳膊用皮带圈起来,不顾他不能构成威胁的反抗把扉间的双手绑在了水管上。

“你是Ω我是α,我们能干的事不是很明显吗?”

看着宇智波泉奈那张笑得天花乱坠的可爱清秀的脸,千手扉间因为震惊和本能的恐惧而全身一颤,背脊蹿起一阵电流。

 

 

旗木卡卡西浑身不自在但看上去仍然泰然自若地跟着宇智波斑走向了门口停放的好几辆轿车前聚集的人群中,立即被周围的宇智波组的人的视线和议论包围,他不自觉地看了看躺在他手臂里的宇智波带土,满头大汗脸色苍白还皱着眉头,但仍然处在昏迷中,体温也似乎已经比刚刚降下来了一些,尽管他一直这么抱着带土从大厦那么高的地方一直到了门口,对方轻得有些异常的体重也没有让他支撑不住。宇智波斑在针对卡卡西和带土的小声议论中清了清嗓子,看了看比来的时候少了不少的队伍,挑了挑眉毛。

“泉奈呢?”

安静下来的宇智波们面面相觑了一会,没人回答当家的问题。宇智波斑叹了口气想他弟弟的脾气估计又找什么东西玩去了,一回头看见宇智波鼬护着宇智波佐助走过来,样子有些奇怪。

“……斑大人。”

鼬拘谨带着紧张地对斑行了个礼,佐助低着头听到他哥哥说的话肩膀震了一下,斑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

“你见到那只小狐狸了?”

“……”

宇智波佐助低着头没说话,他散发出来的Ω信息素还没有这么强烈,但斑仍然察觉到了他的变化。他这个年纪的Ω,第一次发情期才过去几天,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这么频繁地发情的。斑看了自尊心比一般人强很多的不愿说话的少年几眼,插着口袋又看了看抱着宇智波带土的旗木卡卡西,开口下令。

“你们两个,还有佐助,跟我一起上车,其他人先回去。”

宇智波鼬看了看当家的表情,拍了拍他弟弟的头走到其他人中间去,而人群中有人对他的决定提出了疑问:“那二当家的怎么办?”

“他不会有事的,”斑拉开了一辆车驾驶座的车门,“条子等会就来了,千手还在上边,留着给他们对付,先撤退。”

 

 

感觉到对方的手在扯开了他的皮带之后绕到了屁股后边,手指从裤头里摸进去冰凉的之间让他一个激灵,使出浑身的力气一脚踹在了对方腹部上。宇智波泉奈吃痛地小声嘶了一下,动作停顿下来但显然没有被造成过大伤害,他空出来的那只手抚了抚额头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接着干脆地一把拽掉扉间的裤子让对方瞠目结舌。

“什么、你……!”

“你就不能老实点吗?”泉奈一边动作利索地把扉间的裤子整个扒下来扔到一边,一边无奈地叹息道,“别乱动,你这样我不就不能对你温柔点了。”

“你有打算对我温柔过吗!”

千手扉间现在觉得宇智波泉奈彻头彻尾就是个神经病,对方比他矮上几公分看起来也是会让人误以为他很瘦弱,尽管实际上他跟对方斗了二十多年早就熟知了他的冷酷残忍本性,可跟以前他们拿着刀拿着枪把对方弄得要死不活的时候截然不同,现在宇智波泉奈要对他做的事想想就让千手扉间一身鸡皮疙瘩。秀气可爱的脸凑到他面前,纤细得甚至不像男人的手指毫不犹豫地从他腰上滑下去掐住了臀部,宇智波泉奈嘴角扯开了,微笑着的表情尽管衬着他那张脸显得很好看,却让扉间打从心底里感到冰冷战栗。

“你比较喜欢粗暴一点的也行啊?我都不介意。”

笑着这么说完,宇智波泉奈就这么顶着那张天使一样可爱的脸把中指直接戳进了千手扉间屁股里,在对方剧烈地身体一跳拼死反抗的同时,张嘴咬住了扉间喊叫出声的嘴。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