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尾

©蝎尾
Powered by LOFTER
 

爱与欲望的每一天 12

*ABO,柱斑,卡带,泉扉

*大家想我吗









12

在发情期不论产生怎样的感觉,都只不过是信息素的本能反应而已,跟喜不喜欢没有关系,跟自己没有关系。

就跟Ω基本上无法选择自己被α标记的命运一样,他也无法控制在发情时自己所有的行为。归根结底都是该死的性别划分的错,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宇智波佐助不停地告诉自己。

 

 

宇智波泉奈回到宇智波家的大宅子已经是后半夜的时候,其他人应该早他几个小时就回了大本营,但他却没见到宇智波斑;接着他又转了一圈,碰到还没睡的宇智波鼬,得知佐助也没回来,除了他之外斑还带着两个人。第二天一早泉奈眯瞪瞪地听见脚步声就爬起来了,看见宇智波斑不太有精神地带着宇智波带土和另一个他不认识的白毛走过来。泉奈一个精神打量起那个眼生的白毛来,对方被他盯得有点不自在,但立即对他弯了弯身子算见面礼,教养倒是挺好。斑看见自己还穿着睡衣头发翘起来几撮的弟弟,跟另外两个人示意了一下叫他们去那边屋自己解决,接着插着兜转弯溜进泉奈房间里。

“所以哥你们昨晚去哪了?”

宇智波斑往地上一倒,一脸疲倦地冲他弟弟勾了勾手指,泉奈心领神会蹦跶过去往榻榻米上一坐,斑挪着脖子就把头搁到他弟弟大腿上枕着了。看了眼躺在他腿上似乎打算立刻补眠的斑,泉奈玩兴大起地揪起一撮他的头发玩起来。

“给那俩小崽子擦屁股……”斑打了个呵欠,突然顿了一下,拉住泉奈在玩他的头发的手闻了闻,“你去搞了个Ω?”

“……”泉奈假装看了看紧闭的纸窗外的风景。

斑蹭一下把眼袋厚重的眼睛又睁开,眯了眯眼盯着他弟弟的下巴看。“是谁说他不想标记Ω的?你把那个Ω怎么了?”

泉奈看风景看不下去了。“……就发生了点意外……”

宇智波斑把眼睛又眯了眯;宇智波泉奈对此最清楚不过,这是他哥哥生气的信号。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对这件事特别严肃较真,宇智波斑看了泉奈半天,语重心长地说:“别的我不问,标记了人家你就要好好负责。”

“……”宇智波泉奈忍了忍没在着节骨眼上问他哥哥为什么如此重视Ω的人生权益,憋了半天,只好老实地小声回答了一句,“……我妥善处理……”

宇智波斑眯着眼叹了口气,抬手掐了他弟弟一把,闭上眼睛立即睡了过去。

 

 

“……”

“……”

宇智波带土一脸凶神恶煞地看着镇定自如地在喝茶的坐在桌子另外一边的人,那个瘦高的白毛换了身看起来挺体面的西装,估计是宇智波斑给他的,盘着长腿坐在旁边,被他瞪得实在忍不住了,才略带尴尬地扭头问带土。

“我脸上有东西?”

“你脸上有什么鬼看得到。”

旗木卡卡西叹了口气,捧着茶杯继续说:“那我是长得太帅了魅力不可挡?”

宇智波带土做出了一个想吐的表情。

现在他的状况是这样的,他十有八九是被这个不要脸的白毛给标记了。直到此时此刻宇智波带土终于感觉自己这三十年来过得还是很好的,起码斑这个老不休的从来没有给他找这么个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怎么看怎么来气的α逼他被标记。虽说当时情况特殊且危急,带土心想,但是这衣冠禽兽,说得信誓旦旦地什么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结果还不是跟那些α一样……

“我先说清楚,我没标记你。”

“……啊?”

宇智波带土将信将疑地瞪着旗木卡卡西,后者一脸无奈地耸耸肩,晃着装满热茶的杯子。“所以说,我说了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宇智波带土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对方。

 

 

千手柱间打开会客室的门就看见千手组和漩涡组的重要人物全都好整以暇地等着他了。柱间看了眼坐在主席旁边的女性,穿着和服梳着发髻的漩涡水户端着手跪坐着,就跟教科书上的标准大和抚子一个模样。他叹了口气,在众人注视下走进去坐在漩涡水户旁边。

“柱间殿下和水户大人真是十分般配。”

千手柱间默不作声低着头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一坐下来旁边几个老家伙就急着赶鸭子上架,他早知道会是这种格局,也还是十分头痛。所幸的是坐在他旁边的漩涡水户只是颔首微笑并没有任何反应,柱间偷瞥了她一眼,正了正身板也就没有说什么。

漩涡水户对千手而言也是个传说中的存在,漩涡组在札幌拥有绝对的势力,而他们的当家人是个女性Ω,千手柱间当然也跟所有人一样好奇漩涡水户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

“漩涡组的诸位,”柱间清了清嗓子,“诸位远道而来,我们千手上下都会尽心尽力招待诸位,只是以各位的身份,昨晚那样的场合,不打声招呼就到场实在是不妥……”

漩涡组一个老头立即打断他说:“唉,不妨不妨,柱间殿下不要一副我等老弱病残一把老骨头没用的口气,宇智波那些人是动不了我们的。”

千手柱间皱着眉头一脸没辙,哪个家族都有这种固执完全不听别人意见的元老,更何况是在这种柱间知道接下来就要进入让他更头痛的话题的情况下。他正无计可施又不好对长辈无理,这时候门突然被从外边拉开,千手扉间姗姗来迟一脸疲惫地走进来向其他人点点头行了个礼,动作略微有些哆嗦地坐到柱间旁边。

“出什么事了?你会迟到真少见。”

柱间看了眼他弟弟苍白的脸色和微微有点打颤的手腕,好奇的同时借机转换话题,小声问扉间。千手扉间顶着厚重的黑眼圈摆着一张臭脸,被柱间这么一问他明显地震了一下,接着表情更难看地轻轻啧了一声,示意他哥集中注意力对付漩涡家那帮老家伙身上。“没事。”

千手柱间一脸不信看着他弟还想继续问,这时坐在对面远道而来的客人清了清嗓子,发出老态龙钟的声音:“既然人都到了,千手的各位阁下,是否可以商议两家合作的事宜了?”

 

 

旗木卡卡西估摸着自己上辈子搞不好是当老师的,愣是给一个跟他一样岁数的大男人讲了一个小时基本卫生课。讲完他喘着气看着一脸世界观受到冲击的宇智波带土,他无语地心想宇智波怎么回事,Ω都关起来就算了很多大家族都这么干,怎么连理论知识都不给人正确地灌输一下,这也就算了还让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知道的还都是瞎掰的Ω跑出去了,这不是要害死人吗。旗木卡卡西一口气把茶喝光了看着宇智波带土,对方似乎终于能说出话来了,开口就说出了他世界观受到冲击之后的第一句话。

“那我以后要从屁股生小孩吗?!”

“……”

旗木卡卡西觉得不想再继续给他上课了。

 

 

宇智波斑打着呵欠勾了勾手指,泉奈就反应迅速地把他们昨晚的战利品拿了过来,斑随便捣鼓了两下保险箱的密码锁就干脆放弃了,拿了旁边桌上一把枪碰一声把箱子的锁打开花。泉奈坐在他旁边习以为常地等着斑把东西拿出来鉴定一番,顺便自然而然地玩起了斑睡得乱翘的头发来。斑把保险箱往旁边一扔,拿着里边那根手杖左看右看。

泉奈好奇地看着这根千手花大价钱准备买回去的黑色顶端月亮形的手杖,问斑:“哥这东西到底什么用?千手为什么要费劲弄这么个拐杖……”

斑拿着左看右看皱起眉头,嘴上漫不经心地回答:“听说拿到这东西能知道因陀罗和阿修罗几百年前发生的事……啧怎么回事,这上边什么也没有。”

泉奈歪歪头,突然发现刚刚被丢掉的保险箱里边掉出来一张纸掉在地板上。“哥你看这个。”

宇智波斑接过泉奈手里的图纸,上边画着一根一头是月亮形一头是太阳形的手杖,还写了说明书三个字,斑眯了眯眼睛,再看这张图最下边,画了个冲他比V字的蘑菇。

“……”

宇智波斑盯着那个蘑菇看了三秒,突然笑了出来。

 

 

“我好歹也知道斑的行事风格,当然先把手杖调包啦……他那半根拿着也没什么用。”

千手扉间瞥了他一眼:“那就是说我们这半根拿着也没用了?”

“……”柱间被他一句话噎住,哈哈哈干笑了两声,“不然太容易被他发现了……”

扉间无奈地皱着眉摇头,现在跟他说什么要么就直接把整根手杖调包回来也是于事无补,他们正好穿过走廊走到柱间书房门口,扉间开口又说:“这个就算了,大哥,你刚刚为什么不答应?跟漩涡合作我们就能搞定宇智波了。”

柱间往他书桌后边的椅子上一坐,端着手微微低头嗯了半天,才说:“不行,我不能跟漩涡水户结婚。”

“这有什么?”扉间坐到书桌前边的会客椅上,“你要是说跟人家还不熟没感情这个慢慢培养不就行了,反正大哥你不是一直没标记Ω吗,再说了漩涡水户也——”

“不行,”柱间直接打断了扉间的话,一脸你不要跟我说这个我不会同意的,在扉间还想跟他争执之前,他突然转移了话题,“比起这个,你怎么回事?”

“什么我怎么回事?”

扉间没好气地冲了他一句,柱间也不介意,打量了他弟弟几眼,接着问。

“你别当你大哥傻,我已经看出来了,你被标记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