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尾

©蝎尾
Powered by LOFTER
 

爱与欲望的每一天 13

*ABO,柱斑,泉扉,卡带

*ABO为什么要有剧情!








13

宇智波佐助感觉十分不好,尽管如此他仍然谨遵良好家教换好衣服照着当家的吩咐去会客室,拉开门他先看到拿着跟短短的拐杖把玩的斑坐在茶桌旁边,泉奈坐在茶桌另一边拿着手机玩游戏,安静的小会客室里边全是音游里边虚拟偶像的歌声,佐助站在门口看了半天也没进去,直到斑注意到他还愣着,一边转着手里的破拐杖一边说:“鼬等会过来,你站那干嘛?”

佐助看着坐在一边一脸不乐意的宇智波带土叔叔,又看了看坐在另一边一个总感觉有点眼熟又陌生的白毛男人,开口问:“这人是谁?”

戴着口罩穿着西装的银发陌生人露出了一个被冒犯的“这孩子为什么这么没礼貌”的尴尬表情;斑一边摆弄手杖一边轻松地耸了耸肩:“我准备等人都来了再说的,你这么直接那先告诉你了。”

斑把手上的东西咚一下放桌上,摆出一个在宇智波带土眼里非常欠的笑脸,抬起下巴指了指银发的那个生面孔。

“他叫旗木卡卡西,以后都跟着带土了,叫叔叔。”

看了看一副什么鬼表情的佐助,宇智波带土只想撞门上一了百了,而旗木卡卡西无奈地望了望天花板。

 

 

尽管实际上旗木卡卡西并没有标记宇智波带土,鉴于宇智波家当家的“搞了我家的人就要变成宇智波”的原则,加上宇智波带土本人强烈反对彻底被任何一个α标记,好心搭救了宇智波带土一把的无辜好心人旗木卡卡西就这么被强行划进了宇智波的保护范围内。

宇智波泉奈搓完最后一盘音游嚼着口香糖突然语调轻松地跟坐在他旁边的佐助说:“不过他还真倒霉唉,明明有个真的标记了宇智波的小子都没被强行抓来,他其实跟带土什么都没有就要变成宇智波的人了……啧啧。”

佐助没好气地看了他这个万年娃娃脸的二伯一眼,对方这句话意图明显,他也仍然被他弄得浑身不舒服。泉奈反倒好像真的只是无心一说,又哼着歌点开了手机的网页。

宇智波佐助侧着眼睛又打量起那个叫旗木卡卡西的人,端正地跪坐在榻榻米上脊梁笔直,瘦高的个子和口罩下边的高鼻梁,左边眼睛上显眼的疤痕和银色的头发,他始终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鼬终于到会客室之后,斑百无聊赖地玩拐杖的手终于停下来,清清嗓子分配任务。

“你们都看到了我手里的这根破拐杖,”斑拿着那根杖子打了个转,“这玩意就是前几天晚上我们从千手那里抢来的拍卖品,不过被柱间动了手脚,现在这东西屁用都没有。”

其他人都不说话等着斑继续说,房间里只剩下泉奈又打起了音游的音乐声。

“所以今晚我们去千手那把另外半根杖子偷来,虽然是不太体面,”斑不怎么在意地耸耸肩继续说,“这种事不能太多人去干,所以其实潜入任务只交给两个人去,佐助你负责带路,泉奈去拿东西,我和鼬在外边等着你们随时支援,就这样。”

“……”宇智波佐助露出了被雷劈的表情。

“等等、哥哥,”宇智波泉奈也一脸诧异,“为什么是我去?”

一旁的鼬也有些困惑,但还是宇智波带土比他更快有反应:“等等,那我呢?!”

斑莫名其妙地看了带土一眼:“有你什么事?搁家呆着。”

这次旗木卡卡西也露出了你逗我吗的表情,宇智波带土冲斑怒吼出来:“那你叫我们来干嘛?!”

“宣布你俩现在是一对狗男男了,”斑还是一脸无所谓,顺带嘲笑了带土一把,“行了你可以出去了。”

“……”

 

 

宇智波佐助无言地看了看宇智波泉奈;宇智波泉奈无言地看了看宇智波佐助。佐助当选潜入人员的理由是以前他被漩涡鸣人偷偷带进千手宅子里玩过认识路,泉奈当选潜入人员的理由是他跟千手的私人恩怨最少,最不容易被发现。当然这是在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斑自己跟柱间有过多的牵连的前提下,也是在斑不知道泉奈现在已经跟千手的某一个人有了过多的牵连的前提下的决定。是的,宇智波泉奈此时心情比跟他差辈的佐助复杂多了,他心想不对啊按理来说不应该是鼬来干这活吗,鼬他对这种业务也熟,泉奈简直怀疑他神通广大无所不知的哥哥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又看了眼一脸难以掩饰的不安的佐助,不禁叹了口气。

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泉奈简直长了一模一样的脸,虽然他们按血缘关系来算在族内算是比较疏远的,只是因为佐助在宇智波被寄予厚望,才经常能跟在斑身边见识各种场面。他俩躲在千手院子最偏远不起眼的角落里干瞪眼的感觉活像照镜子,虽然平时经常摆出臭屁的态度,其实佐助对长辈又仍然很守礼数,没办法,泉奈摸了摸额头,小声跟他说:“一会有什么事你就先往外跑去找我哥,我不会有事的,现在往哪走?”

佐助心里都是问题是我就怕那个万一有什么就会碰见那个根本算不准的神烦的意外啊,他头疼不已只好点点头,带着他娃娃脸的二伯往院子的台阶下边潜入进去。

 

 

宇智波鼬在千手宅围墙对面的草丛里拿着望远镜往里看:“虽然事到如今问了也没用……但为什么让佐助去?如果碰到……”

斑轻松地蹲在草丛背后扛出一把狙击枪摆弄起来:“你放心吧,碰不到我才让他去的,那小狐狸最近都不在。”

鼬刚想问他怎么知道,斑架好了狙击来复枪,枪管从草丛伸出去摆了几下,他匍匐在地上对着瞄准镜找了一会,看到三楼某个窗子里边坐在桌子前边的千手柱间,他一如既往一脸傻乎乎地笑着,斑把瞄准镜往左边摆过去一点,看到坐在桌子另一头的那个女人,漩涡水户端正地微笑着坐在餐桌前,斑挑了挑眉毛笑了一声,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发了条信息。

宇智波鼬注意到他的举动,顾不上问他怎么知道漩涡鸣人不在千手家的事,赶忙问出声:“等等、你不是说我们是支援他们的——”

说时迟那时快,窗子里边的千手柱间看了看手机,宇智波斑笑了下,瞄准镜里出现了那个熟悉的男人的身影,他毫不犹豫地按下扳机,嗙啷一声窗户玻璃碎了一地,千手柱间及时保护了漩涡水户,子弹从他耳边擦过去,宇智波斑用鼻子笑了一声收起装了消音器的狙击枪,和窗子那边的千手柱间对上了视线的瞬间,他对对方不客气地比了个中指,然后起身对旁边的鼬下指令。

“引开他们的注意力,泉奈和佐助成功率更大点,我们分头跑,无线电联系。”

 

 

窗子的玻璃被打破继而引发骚动的声音的同时,宇智波泉奈正从地下室的黑暗里走出来,同时用眼神示意躲在另一边的柱子后边的佐助立即撤退。佐助有些慌张地看了看上边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吵闹起来,他们好不容易顺利潜入到千手房子下边的底下研究室,没想到却正好在这里碰到了一个人。佐助迅速判断了一下事态,明白泉奈的判断是正确的,他们一起在这也不会多一点用处,佐助趁泉奈站出来吸引了对方注意力的同时敏捷地从柱子后边消失了。

泉奈又从眼角余光瞥了一眼确定佐助已经离开了,才松了一口气,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跟对面的人打招呼:“好巧啊——碰上谁不好偏偏碰上你,到底是倒霉还是走运呢,扉间。”

千手扉间一张臭脸瞪着他,起码对他来说肯定不是走运。

 

 

“斑——”千手柱间追上去从后边一把抓住宇智波斑的胳膊,“你到底想干什么!”

宇智波斑毫不畏惧地转过来,他已经跑到了千手的房子附近的公园里,不远处千手的人倾巢而出的骚动还在继续,他不屑地把手腕从柱间手里抽出来。“我说我嫉妒那个女人要杀了她你信吗?”

千手柱间一脸无奈头疼地再次打算拉住他:“我不跟你开玩笑,你到底想干什么?”

“柱间,”干脆地把手插进裤兜里,宇智波斑退后两步歪了歪头看着对方,露出戏谑的笑容,“你不是真忘了吧?千手和宇智波本来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他看了看不远处想起的警铃,在裤兜里按下了手机的按键。

“不管我跟你是什么关系,还是宇智波的谁还会和你们千手的谁有什么关系,这点都是不会改变的。”

“斑、等等——”

宇智波斑身后刷地出现跑车的灯光,强光让柱间一瞬间挡着眼睛,错失了拉住斑最后的机会。

“你也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们本来就不会有什么结果,柱间。”

千手柱间把胳膊放下来的时候,对方已经钻进车里一踩油门消失在霓虹灯之中。

 

 

泉奈往前走了几步,看到扉间身后的实验台上那些试管和各种原料器具。“唉~你就是在这自己做那些抑制剂吗?”

千手扉间黑着一张脸明确地表示不欢迎他:“你来干什么的?你怎么进来的?”

泉奈眯了眯眼睛狡猾地看了眼他身后,实验台后边还有扇门,估计那个东西还得进那个房间才能拿到,泉奈迅速地计算了一下觉得目前的状况要拿到东西是不太可能了,对方再怎么样也立即就能明白他是冲着那根杖子来的吧。他眼珠子转了一圈,突然笑了笑,朝扉间靠近过去。

“别这么不友善,”他一脸无辜的笑容接近一脸不祥的预感的扉间,在对方做出什么反应之前先说,“你身体状况还好吗?”

一点就炸指哪打哪,千手扉间一把揪住宇智波泉奈的衣领怒不可遏地瞪着他,一脸当场找把枪管他哥还是他哥的就要把他弄死的样子:“宇智波泉奈——”

宇智波泉奈反而突然特别高兴,他就喜欢看千手扉间吃瘪的样子,不管怎么样,就算他拿不到东西,起码现在跟对方一对一的时候,他是不会占下风的。他笑得花枝乱坠地又继续说:“别这么激动嘛我不是关心你吗——”

千手扉间一咬牙揪着他就要干一架的档口上,宇智波泉奈比他反应迅速一点,就着这个动作一仰头对着他嘴唇亲了过去。

接着就被扉间条件反射一拳揍在脸上往后退出去三米。

泉奈摸了摸嘴角的血仍然甚是愉快,他突然脑子里就想起斑跟他说要对人家负责,他心想哥你是不知道是要对谁负责吧,看这个像是人需要对他负责的样子吗。千手扉间恶狠狠地瞪着他,宇智波泉奈听到骚动声越来越靠近,再不走就真玩脱了,最后还对扉间抛了个媚眼丢了个飞吻,就嗖一下消失在黑暗中,只剩下恨不得拆房子的千手二当家留在原地抓狂恨得牙痒痒。

 

 

宇智波佐助从围墙翻出来之后正好看到停在路边的跑车,车里的人冲他招呼了一下他就跳进了车门里;斑坐在驾驶座上瞥了他一眼:“碰见谁了吗?”

“……”宇智波佐助顿了一下,不禁皱了皱眉头,他以为每次都逃脱不了被那个吊车尾坏事的命运所以一定会碰见他,结果完全没见到人影,“没有。”

宇智波斑勾着嘴角笑了一下,调转车头朝另一个方向开过去。

宇智波鼬在街道转角看了一眼开走的跑车,和身后随着警笛而来的警车,按了下口袋里的无线电,对里边说:“——计划变更,目标已离开。”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