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尾

©蝎尾
Powered by LOFTER
 

爱与欲望的每一天 14

*ABO,鸣佐

*专业卡肉,值得信赖







14

等他反应过来,已经三个多月没见到那个吊车尾了。

回过神来那天晚上他就从大蛇丸的实验室回到了宇智波家和回过神来就过了三个月的感觉是一样浑浑噩噩的,这期间宇智波佐助虽然好像毫不受影响地跟着斑出去好几次,该干啥还是干啥,干什么都顺风顺水毫无波澜的感觉又让他浑身不得劲。宇智波佐助靠着车窗望着外边走神,不知道为什么平时都坐副驾驶座今天坐在他旁边的斑突然把手机往西装口袋里一丢,一伸手过来把他拉到自己怀里对晚辈上下其手。

“……”佐助挑了挑眉毛不客气地跟他说,“我不是泉奈,放手,老不休。”

斑这个人想一出是一出,从来不知道他突然间会想干什么,他倒是不介意佐助对他这个当家长辈的不尊敬态度,揩油的手往他脸上捏了一把。“原来你真的这么喜欢那个小狐狸?这么惦记求我去抓回来啊。”

一听他哪壶不开提哪壶,佐助瞬间就黑了一张脸:“谁跟你说的?”

在对方还没完全长结实的腰上最后吃了块豆腐,斑的手终于被佐助忍无可忍地扒开,前者露出一脸为老不尊的很欠的笑容说:“你啊。”

 

 

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从小认识,从小就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事到如今再去回忆,他才发现自己从那时候开始就没有一个正经的朋友,到头来他想破脑袋,才发现好像他唯一能称得上朋友的人就是那个他最看不顺眼的吊车尾了。

那时候他不知道漩涡鸣人什么来头,那个白痴估计也还没注意到他的出身,那会他们是实打实地不喜欢对方来着,话说不上两句就吵架,超不过三句就打起来,没少给对方添堵。后来在几个月前成绩优异的他即将辍学的时候,成绩一直是吊车尾的那个白痴也要辍学了,而且还跟他是一样的理由。

结果现在想起来,说不定因为他们其实太相似,又太不同,他们才以为自己厌恶对方。

佐助换好在家穿的浴衣从转角经过楼梯下的储物间门口突然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停了好一会之后,他一转身嘎吱一下干脆地拉开了那个隐蔽破旧的储物间的木门。

“喔啊?!”里边的人发出一声惊呼,又赶忙注意到自己动静太大会被人发现,唰一下把站在他面前的人拉过来一起躲进不大的小隔间里边,嘎吱一下把门关好。

“佐助你别突然开门啊吓死我了我说……”

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他强拉进来当了共犯,宇智波佐助一下皱起眉头一脸不乐意地瞪着面前的金发白痴:“你活腻了吗还敢偷偷跑来?你自己一个人来的?”

漩涡鸣人还是穿着那身好气又好笑的亮橙黄色运动服,原来穿起来刚刚合适的衣服好像突然短了一小截,上边还沾满了尘土,看了看对方灰头土脸也不知道从哪爬来的样子,和那双突兀的特别干净透亮的蓝眼睛,宇智波佐助突然感觉哪哪不对劲,不自觉又皱了皱眉头。

“嘿嘿,”漩涡鸣人就着破旧的储物间木门裂开的一道道小缝的光往外瞅了两眼,确认没人经过之后,冲他露出一个单纯的笑容,“一百天没见到佐助了,想见你嘛。”

糟了,宇智波佐助心想。

 

 

楼梯下边隐蔽的储物间原本是个老旧的大衣柜,作为衣柜来说算是很大,作为两个人的藏身之所来说又显得狭小。傍晚的斜阳从窗子里边洒进来,漏进衣柜木门上一道道缝隙里,扬起这之间的尘土绕在漩涡鸣人发光的头发上。宇智波佐助不乐意地皱了皱眉咬了咬牙发出了一声咋舌。其实三个多月没见到这个吊车尾他并不算太常想起他,顶多在有千手的人的时候张望一下人群里有没有这个身影;或者偶尔,特别偶尔,其实也就一两次而且绝对不是自愿,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自己的床上想起那天的情景,和之后在大蛇丸的实验室发生的事。宇智波佐助自认自己仍然讨厌漩涡鸣人,也觉得对方仍旧一样,毕竟他被这个白痴标记这件事是个意外,仅仅只是这一点又不会让他们对彼此之间的看法产生什么改变。

宇智波佐助被漩涡鸣人标记之后大部分的心塞都来自于对对方是α产生的震惊和不公的想法,再来就是他并没有打从心底里认可漩涡鸣人是一个足够强大的α。不管怎么说在他眼里对方一直都是吊车尾,而这样的吊车尾居然是天生优越的α还把他标记了,他不得不臣服于这个明明什么都比自己差的白痴,这是让他最不满意的。

区区一个吊车尾……宇智波佐助皱着眉头看着对方,两人的距离实在没法拉开,幸好这里边光线不好,那个白痴就在他对面喋喋不休地讲起了他三个多月进山里边跟一个好色的世外高人修行遇到了些什么事,他大部分心思都没用在听进去对方讲话,而是满心不高兴地盯着对方看了半天。

上一次见的时候还一无是处的漩涡鸣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在他眼里好像有些发亮发热发光。突然注意到有点不对劲,宇智波佐助摇了摇头抬起手想擦擦自己的眼睛。

“佐助?”

漩涡鸣人凑了过来,呼吸和声音离他耳边很近,宇智波佐助顿了一下,皱紧眉头用手去挡他。

“啧、别靠过来……你想干嘛?”

漩涡鸣人本来只是像春游回来的小学生一样说个不停,被他突然这么一问,靠着佐助的胳膊煞有介事地想了想,然后看着他回答:“我想亲你。”

“……”宇智波佐助挡在他们中间的胳膊动了一下,他仍然那一脸不高兴的表情,愣了一下之后才发出不冷不热的声音,“你是太久没被揍皮痒了是吧……别跟我开这种玩笑。”

“唉,才不是,我是认真的啊。”

发亮发热发光的这个物体又靠近了一点,宇智波佐助一个反应不过来愣了一下,没有及时把对方推开;漩涡鸣人蓝色的双眼较真地盯着他,磨出了一层薄茧的手抓在了他挡着对方的手腕上。

“上次被你狠狠地拒绝了我可是超——沮丧的……

不过这次不会再让你逃了我说,佐助。”

α的气味近在咫尺,只是一瞬间的犹豫,那个味道就入侵了他的身体。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