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尾

©蝎尾
Powered by LOFTER
 

爱与欲望的每一天 14.5

*ABO,鸣佐

*好困喔…………想要一天有72小时……









Ω没有选择被某一个α标记的权利,一旦被标记,对Ω而言这个α就变成了绝对唯一特殊的存在。

三个多月之前在他眼里还只是没用的吊车尾的漩涡鸣人,仅仅只是三个多月没见面,就好像突然成长了起来一样,不论是发光的头发,专注的眼神,结实起来的抓着他的手臂和肩膀,还是突然在他脑海中无限放大的气味,都好像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为什么会变得不一样。

 

 

宇智波佐助条件反射想推开对方或者揍他一拳,却发现自己竟然猛地一下没能挣脱对方的钳制,可能是因为空间太狭窄施展不开动作的关系,他皱了皱眉头曲起腿用膝盖顶了对方一下,可惜力道太不痛不痒,反而被对方趁机一条腿挤进他两腿中间把他彻底堵在衣柜的角落上。宇智波佐助用力皱着眉头心想,糟了,他看了看自己被对方所限制的样子,又转了转眼睛看看漩涡鸣人在他面前的脸,阴暗的光线里他只能在很近的地方看到他闭着的眼睛,就在这时,仿佛知道了他在看一样,漩涡鸣人睁开眼看着他,用纯粹执着发着光的眼睛看着他。

糟了。

瞬间的犹豫让对方趁虚而入的舌头钻了进来,就好像他们两个许久未见,侵入进来的对方的气息如同久旱逢甘霖,动作稚嫩又热切地纠缠过来。宇智波佐助愣了一下之后一咬牙啃了对方一口,漩涡鸣人哼了一声顿了一下,反而好像被激励一般抓着他把他压在角落里吻得更卖力。有什么东西愈发清晰地跳动起来,被无法抵挡的气味所诱惑,他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说话。

【佐助。】

【佐助。】

【佐助。】

【好想要你,佐助。】

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点,有什么东西好像变得不一样了,他觉得。

 

 

“呼、……!”

漩涡鸣人一放开宇智波佐助就被对方用力推到了另一边,他有点意犹未尽地靠在了木板上,并不是一个多缠绵多激烈的亲吻,对方仅仅在最开始不知道到底是拒绝还是挑拨地要了他的舌头一下,并没有太多像样的抗拒的动作。他看了一眼微微低下头抬着手捂着嘴在调整呼吸的宇智波佐助,不禁舔了舔嘴角,番茄和柴鱼的味道,他今天吃了饭团和番茄沙拉,漩涡鸣人像个偷吃的狐狸一样心里想着,然后又在心里跟自己说,果然是很好吃的味道啊。

明明在几个月之前还是个狂妄自大自以为是的讨厌鬼,自从某次之后,就突然变成不管怎么都让他觉得很好吃的样子。咦,从哪一次开始?他突然歪歪头想了一下,喔,对啊,是从标记了他开始。

那个时候对方散发出来的味道不仅仅只是让他觉得好闻,而是更加的、更加的……

“佐助……”

“闭嘴,滚出去。”

“唉?可是现在出去万一被人发现我就惨了说……”

“关我什么事,滚回你家去。”

“怎么会不关你的事嘛,佐助……”

“闭嘴!”

漩涡鸣人一副无辜的口味,到底掩饰不住得意,重新靠过去对方身上,宇智波佐助愣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咋舌下意识用胳膊去挡他,无奈没有太大作用。漩涡鸣人把鼻子凑到对方颈侧动脉的位置,嗅了嗅从那里散发出的更浓郁的味道,顺便把温湿的呼吸喷在对方的皮肤上。

“佐助,我都已经发现啦……你发情的味道。”

 

 

不厌其烦地在他颈侧和肩膀上舔咬的嘴唇终于让他不耐烦地缩了缩肩膀想躲开,可惜他已经靠在衣柜一侧的木板上毫无退路,只好用有些发抖的胳膊又去挡对方。漩涡鸣人终于抬起头不再像小小的野兽一样在对方散发气味的地方嗅来嗅去,宇智波佐助皱了皱眉头,对方的信息素充满了狭小的空间,气味在他脑海中不断放大,干扰着他的思考。他咬了咬牙尽可能恶狠狠地对对方说:“啧、叫你滚,别靠过来!”

“我才不听你的,我就要靠过去。”

“……”

他才想起自己面对的是一直以来他最头疼最讨厌的白痴,跟他说这些他怎么可能乖乖听自己的,他无力地咬咬牙恨不得翻个白眼,而对方果然怎么说就怎么做,再次凑近过来。他能听到自己心脏越跳越快的声音,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越来越热,虽然这些都不是他能控制的,他还是苦恼地紧紧皱着眉头,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他想,至少不要再跟这个吊车尾待在一起,不能再……

“佐助。”

“干嘛。”

漩涡鸣人微微低着脖子靠了过来,想要从下方看到低着头的佐助的表情;后者闻到他的α更加强盛的味道,条件反射地想把他推开。

“你就别再逞强啦我说……”

无法抗拒的信息素和心跳,以及对方的声音,都在对他说。

“哪,你就坦诚一点嘛。”

 

 

宇智波斑想起自己还是十多岁的少年的时候,那时候他还相信这种感觉感觉叫做爱,当他爱上某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变成这样;不多久之后他才明白,原来这只是因为信息素,和他天生的性别所致,发情和感情没有任何关系。

再后来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种,至少要在经历过无数次之后才会对自己对对方产生疑惑,而十多岁的少年,还单纯天真地只会相信自己所相信的。

 

 

“……啧、呃……”

好热,从身体的某一个地方开始变得燥热难耐,这么想着的宇智波佐助习惯性抬起胳膊想把面前让他变得奇怪的罪魁祸首赶走;这时那个可恶的元凶死皮赖脸地凑得更近了,一贯炙热的嘴唇碰到他身上反而感觉凉凉的,湿润的触感渐渐让他感到舒适,纠缠不休的唇舌从锁骨舔下去,隔着衣料在胸口还不太结实的肌肉上摩挲,他不禁肩膀震了一下,对方趁机在浴衣上他胸口突起的位置用舌头一挑,宇智波佐助一个战栗,抬起一脚朝对方踹过去。

“呜哇佐助别乱来、这里太挤啦会被发现的……”

体温偏高的不大的手掌抓住了他的脚踝,仅仅只是这样,也仿佛血液从那里爆炸了一般。感觉快要窒息了,宇智波佐助一边尽可能动作幅度不太大地喘着气一边心想,越是狭小的空间信息素越是拥挤,根本无法掩饰,根本无法逃避。

“佐助。”漩涡鸣人凑到他耳边,呼吸喷在耳根上,让他不得不重重地颤抖了一下。

“你越来越好闻了……我可以吃掉你吗……”

你去死吧,他皱着眉心想,身体却自动地颤抖着,因为对方的信息素的吸引自觉地打开了颤抖着的双腿。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