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尾

©蝎尾
Powered by LOFTER
 

爱与欲望的每一天 18

摸鱼(。



















18

宇智波带土并不是一开始就被当做Ω保护起来的。

宇智波带土不是很记得自己13岁以前的事,但他隐约记得在这之前他是在外边的学校念的小学,而且经常会去宇智波大宅的后山去玩。宇智波对于Ω的保护重点集中在他们呈现出Ω的第二性体征开始,也就是说在青春期到来之前,Ω也可以在家人的看护下适当外出。宇智波带土小时候是个很皮的熊孩子,并不是特别能管教,因为他父母早逝宇智波斑对他有特别的照顾,耐不住他软磨硬泡,曾经在他12岁的时候特别允许他转到外边的小学上学。宇智波带土只记得那一年是他整个人生最开心的时候,但13岁的时候他发生了一场事故,不仅右半的身体都留下了不会痊愈的疤痕,记忆也很大一部分受到了影响。

他拿起镜子看了一眼,右半边脸上的伤疤依然触目惊心,让带土不自觉地啧了一声。

“其实看多了也没什么,”旗木卡卡西把眼睛从手里的小说上转过来,“虽然你如果没有那个疤应该会好看很多吧。”

宇智波带土不快地啪一声把镜子放下。“别以为我会被你的花言巧语骗了。”

“……”旗木卡卡西被他呛得接不上气,“说真的,你对人的态度是不是太差了一点?”

“只有对你而已。”宇智波带土干脆地回答,起身准备离开房间。

“……我倒无所谓啦,但是你别忘了,你还要我帮你临时标记呢。”

“不需要。”宇智波带土恶狠狠地丢下一句,摔门而去。




被抓住手腕强行往巷子的墙上按,千手扉间已经反应过来瞬间顺着对方抓着他的手把人拉过来一拳打在偷袭他的人腹部。

实际上他是有充足的心理准备的,毕竟这个陷阱过于昭然若揭,于是眼下听到被他走了一圈的人发出了一声不满的痛呼,他都不抱惊讶地想,果然是这混蛋。

宇智波泉奈皱着眉把嘴里带血的唾沫吐了出来,掉在地上的手机屏幕还亮着,在昏暗狭窄的通道里成了唯一的光源,让他看到了千手扉间严峻而充满敌意的脸。他捂了捂传来剧痛的腹部的位置,想着这一拳不知道骨折没,倒是显得有些平心静气地开始了对话。

“啊啊~果然没发情的状态下你还是老样子棘手呢。”

千手扉间不快地发出了一声咋舌。“你把我骗到这来有什么企图?”

宇智波泉奈好像并不因为刚刚对方的反抗生气一样语调轻松愉快地调侃。“讨厌,你明知道的~”

千手扉间厌恶地咬了咬牙。“我不管你这个疯子在想什么……如果你只是想通过标记我来侮辱我的话,我一定会找出去掉标记的方法的。”

宇智波泉奈顿了一下,手机屏幕刚刚已经转暗下去,距离自动锁屏大概只剩下1、2秒的时间,去掉标记四个字好像触到了他哪根神经,让他顿时变成了一脸严肃的样子。

“唉,原来你是在计划这个啊……”

对方朝他走了过来,千手扉间立即绷紧神经做好痛揍他一顿的准备。

“不过你算是猜对了,我就是想看你被我标记之后受尽屈辱的样子。”

唯一的光线完全熄灭了。宇智波泉奈轻巧地冷笑了一声,好像从口袋里拿出了很么东西。

“所以你别想这么简单地就能去掉这个标记。”




仅凭声音和黑暗中的视觉无法判断对方准备做什么,千手扉间本能地感觉不会是什么好事,逐渐适应了不是完全没有光的环境之后他不等宇智波泉奈用他拿出来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做出什么事,他毫不留情地已经对对方的欺诈行为诉诸武力了。

“唉、啧……”

一把抓住了他右手腕把人勉强按在墙上,两人拉拉扯扯的程度总算看上去不像打架反而像是在跳贴身热舞,虽然被抓住的千手扉间并不这么认为,眼看他抬起腿就要冲对方来一下了。

“啊——就叫你不要一直动来动去动来动去的……啧。”

仿佛能想象出他咋舌的同时皱了皱眉头,秀气的脸上表情微微扭曲,变成冰冷带着些戾气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走神的一瞬间,千手扉间就被对方趁着他抬腿的空档挤到了他两腿之间,接着他好像空出一只手打开了刚刚那个东西,包装喀拉喀拉作响,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接着他的嘴就被堵住了。

千手扉间条件反射地开始挣扎,从刚刚开始就好像没怎么认真跟他在打斗的泉奈此时反倒卯足了力气抓着他不放,属于α的气味在近距离飘了过来,他瞬间感到胸口重重地跳了一下,就被对方撬开了他的嘴把什么东西嘴对嘴喂给他。

千手扉间一口咬破了对方的舌头然后给了宇智波泉奈肩膀又一拳。

宇智波泉奈退后两步擦了擦开始嘴角的血。

“你今天很精神嘛,揍得解气吗?”

对方仿佛被他揍的那几下都没什么大碍一样,黑暗中也能看到他锐利地盯着自己的眼神;千手扉间掐着自己的脖子咳了几下,那个像胶囊一样的东西已经被他咽下去了。“你、给我吃了什么?”

“你懂的比我多多了,你自己猜嘛,”宇智波泉奈顿时好像心情很好一样,轻巧地回答他,“猜对了会奖励你喔。”




Ω发情时散发出的信息素会使α瞬间受其影响进入发情状态,反之同样的α散发出的信息素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让被其标记的Ω发情。只要是形成了标记关系的α和Ω之间就仿佛形成了一道无形的锁链,将两个人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并相互对对方产生影响,就仿佛他们是相爱的两个人一样。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逃过这个自然规律。




身体几乎是过于迅速地产生了异常反应,千手扉间一边仍在试图让自己把吞下去的东西吐出来一边咬牙对罪魁祸首说:“你、让我吃了……对信息素产生影响的药。”

动了动被打了一拳的肩膀之后发出了一声响应疼痛的嘶声,宇智波泉奈舔了舔嘴里的伤口又冒出来的血之后笑了笑朝对方走了过去。“不愧是扉间~”他在对方面前弯下腰来凑到扉间耳边继续说,“补充一下,药的成分是从我的信息素提取的,大蛇丸说什么见效会特别快而且药效太强让我不要乱用来着……不过应该不重要啦。”

千手扉间骂了一句妈的就发现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咬牙坚持着把凑过来的泉奈推开。“你这个、如果只是想侮辱我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吧……”

宇智波泉奈笑着歪歪头:“当然有啊,我看到你这个样子心情就特别好。”

“你根本、不明白标记的意义……”

他话没说完,膝盖一软靠着墙跌坐下去,完了,千手扉间尽力在烧灼一般的模糊感中让自己保持清醒时想。

宇智波泉奈难得地顺着他的话思考了一下,看到对方支撑不住滑下去之后也蹲了下来,再次凑到扉间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我当然知道啊,标记的意义就是……你已经是我的东西了。”




宇智波带土回忆了一下他发生事故的宇智波的后山,地方他大致还算记得,然而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好像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在13岁的时候,在宇智波后山因为什么事发生了事故,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除此之外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人,也和那场事故一起消失在了他的记忆里。

那个地方比起要从宇智波大宅出去要简单得多,毕竟仍然算是宇智波的领地,只是离住地比较远,基本上是宇智波家领地的边缘地带,所以也总被告知很可能发生意外不要随便接近。宇智波带土皱了皱眉头,决定再去那个地方看一看。

“……”

站起身的同时他看了看房间里坐着的另外一个人,因为他保持恶劣的态度对方倒也不刻意找他说话,只是安静地坐在那看一本不知道从哪个书房找到的色情小说。宇智波带土从高处往下打量了他一下,银色的头发缺少色素的长相,可能真的是天生的,也可能是什么病,但他体格倒是很好,穿着下人准备的素色的浴衣看不出来,上次他换衣服只穿一件背心的时候,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看得他一阵羡慕嫉妒恨。宇智波带土不禁咋舌了一下。

“虽然你肯定会嫌烦但是好歹你家大家长叫我跟着你……所以我得问问你要去哪。”

旗木卡卡西翻了一页书没有抬头,懒懒散散地问了一句,不出意料没有得到回答,被提问的人干脆地就拉开了房间门,让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标记。”

“……?”

刚准备站起来不论对方高不高兴也一起跟去,旗木卡卡西看到带土站在门口又没有直接走掉,仿佛犹豫着重复了一次,咬着牙皱着眉好像说这一句话折他十年寿似的。

“……再帮我弄一个临时标记。”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