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尾

©蝎尾
Powered by LOFTER
 

爱与欲望的每一天 19

*终于又摸出来了

*最近嘴里淡出鸟来了,为了吃肉看起了原耽,朋友们,四代目大和辰之真的很好看(x

*不晓得会不会被屏蔽,先擦边球试试











19

恍惚一瞬产生了一种错觉。

千手扉间突然想起了他跟宇智波泉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情景。似乎是在他们十一二岁的时候,又好像是十岁以前,总之他跟宇智波泉奈认识的并不比他们两个哥哥认识的晚,却完全是另外一种不同的境遇。

那天作为千手当家次子的他被长辈们带到一处道场接受与千手家熟悉的空手道老师的指导,他个子还只到大人们腰腹位置但表情却一派老成,跟天生一张脸带着憨气忠厚长相彼时还剪了个妹妹头的他大哥完全两个模样,细长眼睛吊着正襟危坐在道场边,颇有人小鬼大的风范。当时家里的长辈们对生性沉稳老练又听话的千手扉间评价亦是十分高,不少人甚至认为他将来很可能比起他的大哥柱间更适合当家。而千手扉间,此时尚只是一个谨遵家教的听话小孩,并没有对这些事情有过多的概念。

他那时候最多的注意力都被道场另一头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小孩给吸引了。

在当时,千手扉间是没能立刻搞明白这个让他好奇的同龄人的性别的,因为当时长相清秀可爱的这个非常显眼的存在,穿着一条满是蕾丝花边的白色连衣裙,像个娃娃一样坐在道场另一边。和在场的众多或体格健壮青年或聚精会神的幼龄学童形成了一个过于强烈的对比,大约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对这个可爱的小洋娃娃为何出现在这种地方感到诧异。

然后,当时第一次见面让千手扉间还以为是个“女孩”的宇智波泉奈,在几分钟之后把一个满身肌肉的大块头轻巧地放倒在地。

那时候他整个人都沉浸在懵逼的冲击中,模模糊糊听到身边家族的大人不无忌惮地讨论道,那就是宇智波家当家的次子,宇智波泉奈。

 

 

触碰在他滚烫的皮肤上的另一个人的皮肤让他回忆起了第一次见到的那张欺骗性的可爱的脸,他的呼吸扑到了对方的睫毛上,冰凉的鼻尖碰到了他胸口突起的锁骨,纤细欲折的手指纠缠在他后脑的头发间,时有时无地按在他如同蚁噬般发麻的头皮上。

宇智波泉奈今天对待他的态度十分的,诡异。从刚刚千手扉间还能动弹的时候单方面被打,到现在他动弹不得的时候对他的撩拨,都让千手扉间觉得对方一反常态。用近乎可以说是轻拿轻放一样温吞地动作似轻似重地和他的各个部位触碰,又分开,这个不久前标记他的时候还动作干脆丝毫不带怜悯的人,今天面对刚刚被他强制吞下了奇怪的药物的扉间,竟然像生怕会弄疼了他一样动作温柔体贴。

如果不是因为在千手扉间现在的状态下,这种慢条斯理似撩非撩的动作如同对他上刑一般的话,他可能就真的以为宇智波泉奈改过自新了。宇智波泉奈只是如同找到了新的玩乐方法一样在折磨他。他能感觉到泉奈在他颈间张了张嘴,淡薄如同他本人一样冷酷无情的嘴唇吐出冰冻的气息,就要攻击他忍不住颤动了一下的喉结,却又勾起一个笑容伸出舌头,留下一个更不能言说的舌尖的触碰。看似纤细瘦弱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的腰际,衣料之间的磨蹭缠绵也能引起化学反应,脑海中无法抵抗地就出现了和对方身体交缠的画面,手掌不大却动作精细的手指在全身游走,明明避开了所有敏感的禁区地带,仍然好像一路火花带闪电在给他的理智点火。

冷静点。不要上他的当,这是个可恨的恶魔……千手扉间咬牙切齿地抗拒忍耐着,死活不让自己开口说出什么奇怪的乞求。

 

 

到达宇智波家边界的后山已经是午后,旗木卡卡西站在说远不远恰巧能看见宇智波带土所有动作的距离,靠着树停了停脚。思前想后他都觉得潜入宇智波家如此顺利这件事是在宇智波斑的计算之内的,只是究竟这个无所不能令人敬畏的宇智波当家计算到了哪个程度,他是不是清楚宇智波鼬的身份,是不是清楚旗木卡卡西的身份。

十八年前,在这附近发生过一场事故,这次事故不仅导致宇智波带土身受重伤差点见了阎王爷,即便活了下来也再没出过宇智波大宅并且毁了容,还有一名无辜少女命丧此地。

当然这件事,经历了那场事故的宇智波带土因为脑部的损伤已经浑然不觉,并且相关的信息都被完美的掩盖了起来。宇智波带土,丝毫不记得他在十二岁到十三岁之间认识的那名最终丧命的少女,也忘记了另一个人。

那个和他几乎同岁的被宇智波家收养过的少年,畑鹿惊。

 

 

千手柱间在灯光非常暗的吧台前坐下后才把遮住了半张脸的风衣脱下来,吧台的调酒师递给他一杯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下呈现暗红色的酒示意了一下吧台的另一头,他才扭头看到宇智波的当家随意地靠在吧台边冲他举了举酒杯。

“斑,你为什么那么做?”

宇智波斑在千手柱间喉结上用力啃了一口,摸在对方裤裆上的手也重重一掐,弄得刚解开皮带的千手柱间始料未及一个痛呼。

“你再在做这种事的时候废话连篇我就废了你这玩意儿。”

“……”

对方眯着眼睛威胁他的样子半是生气半是勾引,千手柱间无奈地心想这哪能怪我啊除了这种时候我哪有机会能和你说会儿话,酒吧后边一个个小隔间前的走廊里都挤满了各色各样的喘息呻吟,倒是并没有人去注意两个还没把自己关进小房间里就在走廊里干柴烈火了起来的人的对话。千手柱间伸手摸到门把手把宇智波斑拽着丢了进去,反身刚把门关上就又被这个急不可耐的老相识压在门上一通乱咬了起来。

“那根手杖扉间调查过了,你想从神话故事里获得些什么?”

宇智波斑被他一句话气得愣是停下来看了他一眼。“看来我今天不把你干得求饶你就不打算闭上你这张破嘴是吧。”

千手柱间做出了一副无辜又泄气的样子:“太过分了斑……明明每次求饶的都是你……”

“……”宇智波斑亮出虎牙不客气地在他鼻梁上生生啃出了一个牙印,“闭嘴。”

看来对方今天并不打算回答他任何提问,虽然每次其实他都不怎么打算回答柱间,虽然柱间也觉得在这种时候问东问西是很煞风景。然而一想到他们两个少有的私下见面的时间,基本上不出三分钟他们就会开始干这种事了,他真的是被逼无奈。

“那最后一个问题,斑,你为什么要杀水户?”

 

 

饱尝了一种把蛋糕递到了嘴边却不能享用一样的体验,宇智波泉奈凑到千手扉间嘴唇边的淡色双唇仿佛触手可及,千手扉间突然想到被他标记的时候,宇智波泉奈并没有和他接过吻,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像泉奈这样神经质的人,会十分抗拒和他有这样亲昵的接触;尽管他都已经把更出格的事情给做了。

结果却如同他猜测的一样,就在他们的嘴唇好像已经碰到了彼此,一种奇异的痒痒的感觉爬上扉间全身的时候,宇智波泉奈突然带着笑容和他分开了。

“差点忘记了,刚刚说了有奖励给你。”

千手扉间这个时候已经头晕脑胀,迷糊之间并没有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宇智波泉奈掏出一个什么东西之后唰一下抬起了他的腿,千手扉间被这个动作瞬间唤醒了一点点理智,却并不能改变接下来泉奈扒下他的裤子把他手里那个椭圆形物体对准了他的入口这件事。

宇智波泉奈连说话都仿佛忍不住笑出来了。“反正你现在这个样子也很辛苦,要乖乖吞好喔,下次再见的时候我会检查它还在不在里面的。”

千手扉间倒抽了一口气的间隙,那个遥控跳蛋已经顺利地挤进了他身体里。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