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尾

©蝎尾
Powered by LOFTER
 

爱与欲望的每一天 22

想到了十分酸爽的展开,我决定先泼一盆狗血为敬(……

基本上是鸣佐(鸣+柱???)专场

























22

漩涡鸣人认识宇智波佐助是在小学的入学仪式上,跟他一般高却拽着架子的宇智波佐助在双亲和同家族的一些人的陪伴下进入会场,那阵仗大概也只有他没想到对方家里的背景来头不一般了,也可能他以为所有极道出身的人都跟千手系一样,行事低调都尽可能装成五好良民。总而言之,如同事后宇智波佐助所言一般,他是第一眼就看对方不顺眼的,那种大家族的少爷被众星捧月然后高高在上的姿态,跟父母暂时回札幌娘家结果入学仪式都是自己一个人参加显得分外凄凉的漩涡鸣人根本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结果后来才知道的说,那天佐助那家伙啊,是因为他鼬哥没空一起去入学仪式所以心情不好才臭着一张脸来着……”

漩涡鸣人浑身大汗地仰躺在道场上看着千手柱间听到他自言自语低头过来看他,后者也穿着道服连汗都没出看着倒是轻松,漩涡鸣人便赖在地上耍皮:“柱间大叔,你又在这种地方偷懒把正经事都丢给扉间大叔和我老爸去做啦,真是没有当家的样子喔我说,你看看人家斑大叔,成天威风凛凛的。”

千手柱间听他跟自己打诨不怒反笑:“我猜佐助也肯定不会像你这样赖在地上打滚喔?”

漩涡鸣人一听啪唧一下就从地板上跳起来,撅着个嘴一脸不服:“切,这次我一定能把大叔你放倒的我说!”



漩涡鸣人不擅长也不想去思考复杂的事,直到他和宇智波佐助终于互相知道对方的出身,他都仍然不觉得自己和对方之间有什么无法简单解释的关系,从小学认识开始他和对方就互相看不顺眼,把对方当做自己最大的对手和这辈子的死对头,不管年龄增加了多少还像小学生一样处处跟他怄气,处处和他争来争去的,他竟然也已经习以为常并且对他们之间这样的关系没有丝毫怀疑。

漩涡鸣人总被人说和千手柱间很像,他人虽然不精明,却清楚知道自己跟千手当家的差距,包括跟宇智波佐助的差距。有几次他看见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纠缠不清又知己知彼的样子,一时真的想象了自己和佐助再过十几二十年是不是也会是这个样子,心里不知道是憧憬还是激动还是感伤还是欣慰。

可能如果他们只不过是两个普通稚气未脱的少年,大概很多年之后回想起来,会感慨而不无怀念地把对方当做多年老友吧。

然而现在,刚满十七岁的漩涡鸣人由于标记了十七岁的宇智波佐助,他们两个的未来,从一开始就不可能也再也不会是这样单纯明了的关系了。



“柱间大叔,给我讲讲你和斑大叔的事呗。”

“我和斑的故事你们都知道啦。”

“别骗我啦大叔,你和斑大叔才没有这么简单,就连我都看得出来啦。”

“竟然被你看出来了,咕呶,太可怕了,你平时一定是在装傻!”

“嘿嘿嘿现在发现已经太迟了说!”

共计被放倒第十二次之后,漩涡鸣人四脚朝天在地板上打着嘴炮,千手柱间也干脆坐下来为老不尊地和他讲相声。千手柱间倒不担心漩涡鸣人究竟知道了多少他和斑之间的事,他心里清楚这孩子从来不像看起来的只是直来直往傻头傻脑,纯粹的自觉往往指向性惊人的准确,但他和宇智波斑最秘密的关系,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其他人知道了。

“柱间大叔,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超过佐助啊。”

“呶,很快就可以了。“

“你只是在安慰我啦……”

千手柱间撇过头看着地板上躺着的漩涡鸣人,面带笑容亲切和蔼地准备开始他的长篇大论。

“我和斑以前也像你和佐助一样喔,唔不过我跟你有点不一样,我以前比斑稍微厉害那么一点点啦。”

“……我不要听了!你走!我不听!”



大蛇丸从研究资料的海洋里抬起头就看见宇智波佐助白白净净收拾得体的脸,顿时就感觉双眼得到了保养,什么都比不过看一眼自己中意的美少年获得的幸福感来得强。宇智波佐助一看他看见自己眼睛里就恨不得伸出一根舌头来的样子就立刻感到浑身不适,尽管他表面上还是面不改色假装自己冷酷成熟的样子。大蛇丸一边用眼神从少年身上吸取养分充电一边率先开了口:“佐助君有事?你也知道我可不能再给你抑制剂了,被斑知道我可是很麻烦的,而且我提醒你一句,你到我这里来的事被斑知道你也会很麻烦喔……虽然我是不介意。”

“我知道,”宇智波佐助没有被他导向性明显的话给带跑,他顿了一下然后说,“我今天不是来找你要抑制剂。”

大蛇丸看着他的眼睛眯了起来;宇智波佐助接着说了下去。

“我想问你有没有去掉标记的方法。”



千手柱间说反正陪你练了一下午你也累了,你躺着吧我去给你偷几块西瓜吃,漩涡鸣人略带嫌弃地说柱间大叔你堂堂千手组老大一家之主吃个西瓜为什么还要用偷的啊,千手柱间一边往外一溜小跑一边说还不是你扉间大叔藏起来了说不干完活不给吃,对方一溜烟消失在道场门口,漩涡鸣人满身大汗动都不想动地趴在木地板上心想,柱间大叔这个装蒜高手,反正等扉间大叔回来他肯定会推过来说是我偷的,我早就看透你了啦不要假装是拿给我吃的。

他趴在地上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布满细小的伤口和新的旧的水泡老茧,这手掌还不够宽大,和柱间大叔比起来更是小得可怜,他的手腕胳膊也还不足够结实,应该还是撂不倒宇智波佐助,或者在他需要的时候替他挡下一两个拳头。

他心想,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至少和他一样啊。虽然他一直以来都讨厌被人说是垫底的笨蛋,可他最多不服气地想让那些人走着瞧吧我总有一天让你们刮目相看罢了,唯独宇智波佐助,让他既想要变得比他还要厉害可以得意地挡在他面前,又想要可以和他平起平坐肩并肩。

千手柱间问他,你标记佐助的时候到底怎么想的?

他没怎么想啊,他觉得对方以前那么讨厌,现在也那么讨厌,以后肯定也还是那么讨厌,他既想让对方承认他,又总忍不住羡慕他,一碰上他别的事情就好像都不重要了一样,他满脑子就都是佐助佐助佐助了。 他满脑子都是宇智波佐助,还能想什么啊。



大蛇丸看了看手里的装了不知名药剂的试管,半眯着眼睛像一条在打着古怪算盘的蛇,张开嘴好像就要吐出信子来,说出的话也带着毒性。

“佐助君,你知不知道我曾经做过很多试验,想让自己从一个β变成其他性别。”

宇智波佐助默不作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知道,没兴趣。

“有多少人希望自己天生与众不同……你们却都为此烦恼。”

“……”宇智波佐助不是很想理他,但仍然忍住没打断他说话。

“唉不过我也不是想要道德谴责你们宇智波啦,我只是个研究者,”大蛇丸晃了晃手里的试管,看了看旁边挂着的吊瓶,“我还是最后警告你一次,虽然我研究很久了,但实际操作你还是第一个,而且理论上来说,即使真的成功了,你也很可能无法再作为一个正常Ω繁衍后代了。”

求之不得。宇智波佐助在心里振振有词地说给自己听。

“——那好吧,我现在先给你用药控制你的Ω信息素,这跟抑制剂是同一个道理,但会比那感觉还要难受得多,你做好心理准备喔。”

宇智波佐助没等他说完,二话不说喝完了颜色诡异味道更一言难尽的药剂,然后细长的针管扎进了他手腕的静脉血管里。

























TBC